欢迎光临本店! 用户登录新用户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所有品牌
所有品牌
© 2005-2019 小时候的年夜饭没有现在这么丰盛,也没有现在这么讲究。只记得生产队里为了给每户分点肉类,想办法杀猪宰羊,牛马肉也绞尽脑汁分点。那个时候牛马是不许随便宰的,必须卖给指定收购地点。除夕夜也等不到半夜,就开始放鞭炮吃饺子。往往还往饺子里放一枚硬币,一家人谁吃到硬币就说谁这一年会很幸运。可惜我也没记得自己吃过带硬币的饺子,所以半生多有坎坷,也许从那个时候就命中注定了。吃完年午夜饭我就打着灯笼,带领老兄弟去爷爷奶奶家给老祖宗磕头。漆黑漆黑的年午夜,还有许多吓人传说,真有点害怕呢,每年春节的必修课,小时候从未间断。先给老祖宗磕头,再给爷爷奶奶,叔叔姑姑磕头,会得到冻梨,冻柿子等奖赏。然后就听爷爷讲故事,很多都是关于过年的传说。老兄弟招人稀罕,给爷爷搂脖之后就问爷爷那过年为什么要往里扫地呢。爷爷总是摸着我们的头,捻着胡子笑着讲了起来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